柳倾歌

倾酒对柳歌。

【反派组】屠苏半盏偷浮生

*反派组的过年日常.
*其实是一个坑了的文拿出来除除草x
*有轻微乱怡向.
——————————————
  新年前夕。
  街上熙熙攘攘挤满了人,前面人前脚跟子蹭着后面人的脚尖,空气仿佛都稀薄了。
  天下无贼是不甚喜欢,他这样的身高在人堆里只能被淹没,完全只能靠认贼作父领路,比如现在。
  天下无贼去拉认贼作父,手却牵了个空,三弟人呢?
  天下无贼废力的转过头,想找自家电线杆子。
  而后一脸冷漠。
  哦,扶老奶奶过马路呢。
  他真是脑子进了水才会想带认贼作父买年货。
  认.爱心黑社会.专职好人.贼作父过年出来估计能做一天好事。
  天下无贼想了想,然后一槌定音,还是自己逛着吧,说不定能遇到二弟和四弟那组。
  重申,他真的很讨厌新年的街道。
  天下无贼不情不愿地推开前面炫耀五块钱买了仨寿桃的婶子,将拽住他衣袖要糖吃的熊孩子从身上扒拉掉,给旁边想要忽悠他一百块钱买一副对联的黑心小贩一个白眼。
  不高又不是没智商,天下无贼内心翻了个白眼,接着向水果市场行进。
  四弟点的苹果派,三弟点的菠萝包,二弟想喝橙汁,教主干脆想来个水果拼盘……大过年的干脆来个水果全宴。
  或者指不定是教主懒得炒菜。
  天下无贼深以为然。
  稀稀落落的雪花飘落,却被泥泞的地面染上污浊。
  天下无贼的思绪有些散漫和恍惚,和果宝特攻打了两年,第三年如此平淡反而有些怀念那些折腾的日子。
  天下无贼的肩膀被戳了戳。
  “大哥。”
  “四弟?”天下无贼回头,看着挤过来的贼眉鼠眼。
  贼眉鼠眼有些气喘吁吁,仓促的跑步让他额头上渗出了薄薄的细汗,但他神情中透露着一股得意之色。
  “大哥,我买到限量版的对联了,据说是当年的曹操真迹,因为墓葬里特殊密封技术取出来才能崭新如初。”贼眉鼠眼一脸的骄傲求表扬。
  天下无贼将视线挪到了贼眉鼠眼的对联上,内心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熟悉的柳体楷书,这熟悉的诈骗说辞。
  天下无贼抽了抽嘴角,无力地把脸埋了手里。
  他要收回不高不是没智商这话,他四弟的确没智商。
  “不错不错。”天下无贼勉强夸奖道。
  “他还跟我说曹操当年窥得神谕发明了对联,这对联是世界上第一副……”
  天下无贼拍了拍贼眉鼠眼的肩膀,打断了对方的话:“四弟,别说了。”
  贼眉鼠眼迷惑的眨眨眼。
  “我听的胃疼。”
  贼眉鼠眼也不在意,换了个话题接着叽叽喳喳:“大哥我刚刚看到吴杏儿再对烟花摊的老板使美人计因为出来太急没带钱想免费带回去几个烟花,木瓜小子为了赚钱和人赌牌出老千被发现了,葡萄小子绑了个骷髅头带想抢劫被橙留香揍了,容嬷嬷在路上碰瓷已经好多人围观了。”
  天下无贼努力绷住表情,替自家人花果山感到了前所未有丢人。
  “乱臣贼子呢?”
  “二哥想去果冻学院调戏上官子怡被上官子怡打了,现在抹药去了。”
  天下无贼一脸深沉:“行了四弟你别说了。”
  得亏他带的是认贼作父出来买年货。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