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倾歌

倾酒对柳歌。

【官配组】桃夭

*流水账.ooc.
*私设一根葱三人组桃花仙.小薇是人类.
*大概烂到想自己抽自己?逻辑是没有的.慎入.
——————————————
  【一】
  阳春三月烟花里。
  三月里的江南,诗情画意,画舫泛在碧波荡漾的湖上,琵琶女咿呀着吴侬软语,起初歌声欢愉轻快,勾着游人的魂,待到人近了,反倒猝而转了音,哼起那绵长哀婉的调子了,惹得人悄悄地红了眼眶,却又顾念着男儿有泪不轻弹,偷偷用袖子揩去泪花。
  上官子怡就坐在桃树上,指挥着桃花翩然飞落,给这画再添两分柔婉。
  “子怡姐,我们多会能收工呀,我饿了。”从旁边的桃花树飞快地蹿过来一个紫色的身影,带着几分委屈。
  “如意,如果我没记错,你早上吃了五个包子,喝了三碗粥吧。”上官子怡专心致志地让桃花瓣落在合适的地方,叹了口气。
  “其实,”花如意心虚地低下头,绞着两根手指,“你们走了后我还要了一份小笼包。”
  “如意,明天 不是 你的 小果哥来 吗?”梨花诗也按捺不住性子,加入到了女孩子们的话题中来。
  花如意想了想,似是下定决心般:“那我不吃了,我不能让小果哥嫌弃我。”
  偷闲的花如意和梨花诗就坐在上官子怡这一支桃枝上,听着小薇悠悠地蝶恋花萦绕在周围,瞧着桃花飘落的速度努力的合着拍。
  或飞舞翩跹,或沉寂下坠。
  “子怡姐,我还是好饿啊。”花如意没有安静几分钟,又可怜兮兮地撇着嘴,眼泪汪汪地望着上官子怡。
  上官子怡此时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一枝沉甸甸的花枝愣是已经被摇秃了,像是拽了尾羽的孔雀,美感尽失。
  日上三竿,消散了朦朦胧胧的薄雾,金乌小姑娘脾气似是不大好,扯掉了清晨和顺的面纱,煊赫一时了起来。文人雅士纷纷回到了茶楼子里躲避毒辣的日头,倒不愿听这小曲了。
  免得日后没得花瓣可飘了,上官子怡便是这样停了手,只留着小薇一人还在唱罢那支曲。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一曲终了,菠萝小薇将拨片插在了琴中,扬起头唤了树上的三人一声。
  三人四下看看,趁着无人跳了下去。
  “小薇姐今早收成不错?”花如意扬起笑脸蹦蹦跳跳地扑了过去。
  “还可以,你想吃什么?”
  “灌汤包奶黄包烤鸭烧鱼炖排骨炒饭云吞糯米鸡东坡肉……”
  “如意妹,陆小果 明天 来。”
  “啊……那就灌汤包。”
  “够了?”
  “除了灌汤包,都要。”
  
  【二】
  四月的江南,一片融融,仍是春和景明。
  花如意出嫁了,毫无疑问,对象是陆小果。
  将花如意的手交给陆小果,上官子怡十分放心。
  陆小果在婚前对如意坦白了不是秘密的秘密。
  “其实,我是不会数数的。 ”
  “我知道。 ”
  “其实,我也不会写诗的。”
  “我早就知道你不会写。”
  “其实,我还有一点弱智的。”
  “我也知道,你不聪明。”
  “那你平时还这么崇拜我。”
  “小果哥,我崇拜你,是因为,我爱你。 ”
  他们会幸福的,上官子怡肯定。
  只是左边的桃花枝上,少了一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
  只是每次向左偏头的时候,还是希翼会出现那抹紫色的身影。
  菠萝吹雪寄笺说下月便来,橙留香,你会多会回来呢?
  会越来越落寞的。
  不需要功名,不需要为了我站在更高处,不需要去证明你配得上我。
  哪怕是咸鱼,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意呢?
  
  【三】
  菠萝吹雪回来了,是在仲夏。
  桃花退场,桃叶繁茂,点缀着新吐出的嫩芽。
  梨花诗紧紧地握着上官子怡的手,握的上官子怡生疼。
  上官子怡知道梨花诗的紧张,在清高和傲娇的背后,是假意的不在乎。
  菠萝小薇同样在乎,只不过她有着自己的骄傲。
  “小薇,我……”
  梨花诗抓着上官子怡更紧了。
  “对不起你,”菠萝吹雪说,“但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她,那个她虽然对我很凶,也非常地瞧不起我,说话还有些口吃。可是我忘不掉她。我忘不掉,她时时刻刻讽刺我,责骂我的样子。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真爱。我只知道,如果让我放弃她而选择别人,我宁愿去死。”
  “我知道了,祝你们幸福。”
  菠萝小薇干脆利落地扭身离开。
  梨花诗放开了上官子怡的手,在此时有些呆滞,脸上甚至蒸腾上了一抹火烧云。
  “去吧,”上官子怡轻轻推了推梨花诗,“诗诗,祝你幸福。”
  梨花诗出嫁的那天,比起陆小果来排场不算大,却也算是拿榨汁机榨了菠萝吹雪的血一回。
  一辈子的小便宜,一下子赔了进去。
  
  【四】
  最近有个趣闻轶事,在江南流传。
  路过此地的果叮公子,执着不懈地追求起画舫琴女来。
  倒也是一桩美谈。
  桃花枝空落落的,只剩上官子怡一人。
  “你怎么又来了?”
  “小薇,我迷路了。”
  “少骗人。”
  “我想多和你待一会。”
  看着不遗余力讨好菠萝小薇的小果叮,上官子怡晃了晃鞋,踢落两个桃子。
  桃子成熟的季节,眼见着小果叮和菠萝小薇也要开花结果。
  上官子怡又不太争气地想起橙留香。
  随即她甩了甩头,将念头打包扔了出去。
  落日,余晖给大地镀了金色的外衣。
  上官子怡递给菠萝小薇一个桃子:“小薇,我觉得逃避比任何东西都更加恐怖。”
  “我……”菠萝小薇犹疑着。
  “别因为菠萝吹雪就不再相信别人,”上官子怡歪头笑着,“旁观者清,我能看出来,他喜欢你的,他不会是第二个菠萝吹雪。”
  
  【五】
  冬天了。
  银装素裹的世界。
  上官子怡坐在空荡荡的小茶馆里无所事事,嘴角却抑制不住向上扬起。
  橙留香要回来了。
  茶馆的门被推开,逆着光,那人橙色的发格外显眼。
  “子怡,我好想你。”
  上官子怡放下手中的茶盏,不急不慢地走了过去,却被步调中的节奏出卖,险些左脚拌了右脚。
  “我也好想,”上官子怡终于握住了橙留香有些冰冷的双手,“打你。”
  “为什么啊?”
  “也不寄封信回来。”上官子怡轻哼。
  “我下回尽力。”
  “我们……”上官子怡本想拽着橙留香去坐下,却顿在了原地。
  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子,插在了橙留香背后。
  “橙留香……”
  橙留香踉跄的倒在了上官子怡怀里:“抱歉,撑不住了。”
  “橙留香你这个笨蛋,你以为死了就可以解决问题吗?”上官子怡的手有些颤抖,“你说过要娶我的,死了也要娶。”
  “子怡,找个好人家。”
  “你闭嘴,我不许你死,” 上官子怡突然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扶正了橙留香的身子,拔出了他身后的刀,“下辈子你带我,去看遍这天下。”
  上官子怡身影在变淡。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外面传来的声音有些惊诧,十二月的寒冬,却下起了桃花雨。
  伤口愈合了,绽开浅浅的粉色桃花。
  “橙留香,以后别做危险事了,哪怕你是咸鱼,我也会喜欢你。”
  桃瓣打着旋落在橙留香手上。
  消散了。
  上官子怡好像是泡影般,从未存在过,只是臆想。
  橙留香推开茶馆的门。
  就连她常坐的桃树都消失了。
  橙留香握住了手中的桃瓣,有些硌手。
  他展开手心,桃瓣下压着小小的一枚桃种。
  本以为惩恶扬善后能见对方一面就可心满意足了,结果消失的却是上官子怡。
  橙留香把种子贴在心口:“子怡……”
  
  【六】
  万物复苏,阳春花开。
  橙留香将桃种种在了原本的地方。
  年复一年,时光荏苒。
  橙留香不甚在意旁人的目光,对救世英雄为何堕落在温润水乡种桃树的问题一笑而过。
  上官子怡的桃花树长成的时日格外漫长,一转眼就是白驹过隙的五年。
  小小姑娘随着第一个花苞的绽放而苏醒。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上官子怡。”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