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倾歌

倾酒对柳歌。

【乱天】我大哥变成呱了怎么办

*ooc都算我的。
*题目和文关系有限。
————————
  【一】
  乱臣贼子最近跟着潮流下载了一款养蛙游戏,还美滋滋的给蛙起了个名字叫天下无贼。
  “大哥,你说天下无贼他怎么还不回家啊。”
  “……”天下无贼凉凉地瞟了一眼自家二弟,选择给他脑袋上添点色。
  顶着包的乱臣贼子委屈巴巴:“大哥,士可杀不可辱,明天四弟他们看见我该嘲笑我了。”
  “哦?”
  天下无贼带着笑用手戳了戳乱臣贼子的包。
  “大哥你还是继续侮辱我吧。”乱臣贼子摊。
  今天的乱臣贼子也顶着一脑袋包cos爆炸头,却死性不改的接着在作死的大路上狂奔。
  
  【二】
  乱臣贼子总觉得自己失宠了,因为天下无贼也下了个养儿游戏。
  虽然天下无贼嘴上什么也不说,但是从他对乱臣贼子关注度直奔谷底就可以看出来。
  取而代之的是天下无贼每天念叨的自己的乱臣贼子怎么还不回家。
  乱臣贼子:“大哥我在这呢。”
  天下无贼:“谁说你了,你有我儿子好看吗?”
  乱臣贼子觉得大哥对自己有偏见,自己明明是玉树临风的花果山一枝花。
  “乱臣贼子怎么还不回来。”
  乱臣贼子真的很委屈,念叨着自己名字,却想的是别的男人。
  
  【三】
  今天的乱臣贼子决定不让天下无贼碰手机,新年大采购的时候三分钟看一次儿子合适吗。
  对,是为了花果山的新年,不让花果山的新年被大哥看儿子少买了东西,乱臣贼子点了点头。
  “你一个人念叨什么?”天下无贼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乱臣贼子炸毛:“没什么。”
  “走了,教主叫我们了。”
  “好的大哥。”
  趁天下无贼换衣服的时候悄悄拿走了他的手机。乱臣贼子觉得自己计划通完全没问题。
  天下无贼刚换完就被乱臣贼子推着出了门,没太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没拿。
  
  【四】
  半路上天下无贼才发现手机没带,转头发现了笑得贼眉鼠眼的乱臣贼子。
  忍住没揍他,因为教主在旁边。
  “乱臣贼子,我儿子要是离家出走你今天睡地板。”
  
  【五】
  难得采购完不用继续工作能放假,这半天乱臣贼子想带着天下无贼出去玩。
  “不,我要回去看乱臣贼子。”
  悲伤那么大。
  
  【六】
  乱臣贼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沙发上抱着天下无贼,看着天下无贼好似长高十厘米似的兴奋劲盯着青蛙吃着永远吃不完的饭。
  乱臣贼子哀怨。
  晚上大哥都没这么兴奋过。
  “大哥……我们……”乱臣贼子尝试拐带天下无贼上床。
  “等我儿走了再说。”
  人不如呱,乱臣贼子有些体会到果宝特攻看疯清扬救独孤狗不救他们的悲凉。
  
  【七】
  如愿以偿吃到了肉的乱臣贼子趁着天下无贼睡过去的时候悄悄地删了大哥的呱儿子。
  第二天中午怀着忐忑的心情叫天下无贼起床。
  “大哥?”
  天下无贼一动不动。
  “大哥?醒醒。”乱臣贼子推了推天下无贼。
  天下无贼没反应。
  “大哥我把你儿子删了!”乱臣贼子祭出大招。
  天下无贼安静恬淡。
  乱臣贼子没办法,选择接着等。
  等到太阳透过窗帘撒入床幔,等到落日余晖铺满大地,等到夜色如水星悬于空。
  乱臣贼子决定祭出最后的绝招,他实在是慌,虽然使用代价可能是变成残废。
  “天王盖地虎,大哥一米五。” 喊完话的乱臣贼子立马抱头缩到了墙角。
  但天下无贼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脸上还挂着柔和的笑,不知是不是错觉,还感觉有些阴鸷。
  乱臣贼子心里一凉,完了,他大哥这怕不是成了睡美人,还是发现他把他的呱删了打击太大成了植物人?
  乱臣贼子打开了自己的青蛙,边打还碎碎念着如果有良心把我大哥还回来。
  乱臣贼子觉得自己这是病急乱投医,但他无计可施,直到戳进小屋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表情分外精彩。
  这蓝头发,这眼罩,这身衣服,似乎很眼熟。
  “……大哥?”
  青蛙大小的天下无贼仰头看他。
  
  【八】
  乱臣贼子快疯了。
  急,他大哥成了呱怎么办。
  乱臣贼子甚至尝试在天下无贼手机上把旅行青蛙下回来,但是没什么用。
  天下无贼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凉,身边好像还有浅浅的凉风滑动。
  乱臣贼子心里知道如果再找不到办法,天下无贼就回不来了。
  永远。
  乱臣贼子敲开了教主的门。
  “教主,借个火可以吗?”
  
  【九】
  床下烧着的炉火延缓了天下无贼的变冷时长,可仍是摸不着头脑。
  认贼作父和贼眉鼠眼帮不上忙只能添乱,教主也一筹莫展。
  乱臣贼子趴在手机跟前,对着屏幕上茫然站立的天下无贼碎碎念。
  “大哥你回来我再也不删你儿子了。”
  “大哥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大哥你以后怎么惩罚我我都认了。”
  “大哥……大不了,你回来我就让你在上。”
  “当真?”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乱臣贼子扭头,天下无贼手肘支着床沿,歪头看着他,还带着微笑。
  蓝色的长发散落在床上,衣衫有些凌乱。
  “当真,”乱臣贼子回给天下无贼一个微笑,将对方抱了起来,“但是大哥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就没进去,”天下无贼揉了揉躺了一天略有困倦的腰,“那个是前几天改的程序,结果你一直没发现,凉是用风吹的。”
  “那……”
  “你以为我昨天没看见你卸载吗?二弟。”
  乱臣贼子心里一凉,而后想想今天作的死,更凉了,他干笑了两声:“那……今天……”
  “我都听见了。”天下无贼笑得和蔼。
  乱臣贼子替天下无贼揉腰的手一顿,感受到了凉气。
  “明天再和你算账。”天下无贼笑了笑,扭身跨坐在了乱臣贼子身上。
  “大哥,在上可不一定会……”乱臣贼子决定今朝有酒今朝醉,反正作死已经够多了不差这一个。
  
   【十】
  “……乱!臣!贼!子!”天下无贼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但叫出来的声音不太有威慑力。
  “大哥好好休息。”乱臣贼子体贴地给起不来床天下无贼递了杯水。
  天下无贼觉得自己的弟弟如此的阴险,并且领悟了一个道理。
  在上面更痛。
  顺带一提,天下无贼再也不养呱了。
  据相关人士采访天下无贼说看见呱的名字都来气。
  另外播报一条消息,乱臣贼子已失踪半月,相关人员都不肯透露他的行迹。
  只知道贼眉鼠眼默默地给自家二哥点了几根蜡烛。

评论(1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