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倾歌

倾酒对柳歌。

【认鼠】冰消雪散情动时

*ooc
*cp为认贼作父x贼眉鼠眼.
*逻辑死.
*祝食用愉快.
————————————————
  贼眉鼠眼的花果山第一层被果冻学院借走了,尽管他十分不乐意,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大哥二哥三哥都很乐意。
  
  于是十分不和谐的,认贼作父的冰宫之中乍一看十分威武庄严,斜眼再一看王座旁还摆了一张床。
  
  贼眉鼠眼蜷缩在被子里,十分想念第一层的春暖花开,现在是四月啊四月,为什么他觉得三哥的第二层更冷了?
  
  贼眉鼠眼很委屈,贼眉鼠眼很难受,贼眉鼠眼觉得再冻就冻成留着鼻涕的智障儿童了。
  
  啊不对,呸,他才不会冻成陆小果一样的弱智,哪怕冻傻了也比陆小果聪明。
  
  “三三三……三哥,你这怎么这么冷啊,”贼眉鼠眼哆嗦着抱住膝盖,努力让热量消散的不那么快。
  
  “啊?”认贼作父显然十分无法了解贼眉鼠眼的感受,“有吗?”
  
  贼眉鼠眼心里苦,想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
  
  于是当贼眉鼠眼在这里住了三天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要去二哥的第三层,虽然说他是挺喜欢待在三哥身边的,二哥那还有辐射,但辐射也比冻死好,长期影响寿命总比立即英年早逝好。
  
  贼眉鼠眼给自己鼓了鼓气,扔下被子迈下床去。
  
  然后?没有然后了。贼眉鼠眼表示:呵呵,这个温度,没到第三层就冻死了。
  
  只能默默期待着一发二哥和他的心灵感应。
  
  “四弟,吃饭了。”认贼作父无奈地推门,走到了贼眉鼠眼身边。
  
  贼眉鼠眼从层层叠叠的被子里探出头来,看到碗上蒸腾的热气,眼睛一亮。
  
  再定睛一看碗里的东西,妈的智障。
  
  冰天雪地是不是冻着三哥脑子也坏掉了?大冷天吃什么冰沙,摔。
  
  很好,他三哥会失去他的。贼眉鼠眼整个人又钻回了被子里,不留丝毫缝隙。
  
  认贼作父一看也没想着给贼眉鼠眼吃东西,把冰沙随手一搁爬到了床上,坐在了贼眉鼠眼旁边。
  
  “三哥,我要冷死了,”不小心捂太死差点憋死的贼眉鼠眼探出头,脸上写满了哀怨,团成球滚了滚枕在认贼作父的大腿上,“还无聊,这几天你都在干嘛?”
  
  认贼作父表示四弟你每天这个样子在我身上没有自觉的乱蹭是甘蔗也把持不住,而且自己的确有事。
  
  然后认贼作父理直气壮地回答:“秘密,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切,三哥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吊人胃口了。”贼眉鼠眼撇撇嘴,往冒着热气的认贼作父身上又近了些。
  
  认贼作父内心想着乱臣贼子的嘱咐,计划通。
  
  “三哥。”
  
  “嗯?”
  
  “我要吃火锅。”
  
  “好。”
  
  但贼眉鼠眼最后还是没吃到火锅,因为认贼作父忘了自己端冰沙过来就是因为厨房炸了,字面意思上的。
  
  当贼眉鼠眼问起厨娘厨房为什么被炸了的时候,厨娘因收到来自认贼作父的眼神威胁一言不发。
  
  于是贼眉鼠眼在厨房被炸了重建的时候,吃了三天凉菜。
  
  别问他为什么不去第二层饭馆,贼眉鼠眼表示他才不会说出来他忘了还能这样做。
  
  于是又是三天,贼眉鼠眼决定爬也要爬到第三层,他受不了了。
  
  他内心告诉自己,绝不半途而废,一定要上三层,这次他走下床,打了个哆嗦,但执着的走向门边,给自己的毅力点了个赞,自己这回肯定能走到第三层。
  
  事实证明,flag不能随便立,贼眉鼠眼推开门的一瞬间,寒风糊到他脸上,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滚回了床上。
  
  真的是太特么冷了,贼眉鼠眼选择放弃上第三层。
  
  怎么能这么冷……嗯?等等,第二层温度不是我三哥可控的吗?
  
  贼眉鼠眼大写加粗的冷漠,气成河豚.JPG。
  
  于是气成河豚的小鼠等着认贼作父回来接受自己的质问。
  
  太冷了会冬眠的,虽然贼眉鼠眼不属于冬眠范畴内物种,但他还是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意外感觉不怎么冷,贼眉鼠眼一边迷糊的揉着眼一边想着是不是二哥救他来了。
  
  结果看到的是认贼作父,贼眉鼠眼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边好奇地问:“三哥?这哪?”
  
  “第二层啊。”
  
  “冰呢?”
  
  “融了。”
  
  “你最爱的冰雕呢?”
  
  “化了。”
  
  贼眉鼠眼感动的一塌糊涂,完全忘了前几天受的虐待。
  
  认贼作父在春暖花开中笑得很好看——至少此刻的贼眉鼠眼这么认为。
  
  他对贼眉鼠眼说:“二十六度的温柔,刚好送给你。”
  
——————————
  【一个小剧场】
  很久很久以后,弧长万米的贼眉鼠眼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小鼠:三哥你原来那几天不是化冰吗为什么那么冷。
  
  认认(一脸正色):化冰都冷。
  
  小鼠:感觉哪里不对……
  
  认认内心:绝不告诉你二哥说可以顺便调冷点吃你豆腐,而且我是正直的人。
  
  小鼠:那为什么当初要化冰?难道当初你就知道我得常住第二层了?
  
  认认:我绝不知道大哥和二哥已经允许了果宝特攻他们常驻第一层。 我只是觉得让你那几天舒服点。
  
  小鼠(超感动jpg):三哥你真好。
  
  于是今天的认贼作父也在乱臣贼子的指导下把贼眉鼠眼忽悠了。
  
  乱乱:了事拂袖去,深藏功与名。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