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倾歌

倾酒对柳歌。

【香雪】回眸故人仍少年

*ooc
*cp为橙留香x菠萝吹雪.还有一点点诗怡和果意.
*刀片. 笔渣.
*虽然对接果四.但是改了果四的剧情.
————————————
  距正教战胜歪教以来,七年间,岁月静好。
  
  战争的英雄们从台前退到了幕后,七色彩莲拯救了大部分人的性命,由改邪归正的东方求败和疯清扬师父共同执掌天下。
  
  起初人们抗拒,但时间磨平了大部分人们的伤痛,渐渐的,消失了关于那些对东方求败的抗拒。
  
   但果宝特攻们却对东方求败一直抗拒得很,但他们尊重疯清扬师父的意见。于是一个个闲云野鹤,闯荡四方。
  
  橙留香除外。
    
  “喂橙留香,我回来了,”菠萝吹雪推开落灰的破门,门板嘎吱嘎吱的发出快要断裂的声响,但菠萝吹雪不甚在意,直接闯进了属于橙留香的房间,“哇你这破门到底什么时候换一个,你也太懒了吧。”
  
  躺在床上的少年不做声响。
  
  “半年都没来找你了,你能不能给点反应,天气这么好,要不带你出去转转?”菠萝吹雪无奈的放下手里提着的东西。
  
  菠萝吹雪好像看见少年的嘴角翘起了些。
  
  “算了算了,知道你现在不爱说话,”菠萝吹雪叹了口气,坐在橙留香旁边,“给你带酒来了,你这副样子看起来也出不去,来来来,不醉不归。”
  
  菠萝吹雪自顾自的打开了带来的酒坛子,顺手从怀里抄出个杯子,自斟自饮起来。
  
  “我这半年在外面遇到了很多好玩的东西,京华古道上的吹的糖人,洛阳城内开的牡丹,益州遍地的环肥燕瘦,还有夜里钱塘湖畔上的万点灯火。出了七界山,看看更远的地方,感觉还是不错的,更重要的是钱不用自己掏,你没去太可惜了。”
  
  突然菠萝吹雪像是想起什么:“哦对,跟你说个事,听了不要气到跳脚,我前女友小诗诗,现在已经是你女朋友的女朋友啦,”菠萝吹雪笑嘻嘻的看着橙留香,“感觉怎么样。”
  
  橙留香面无表情。
  
  菠萝吹雪发出了声几不可察的叹息:“其实我还是希望你能有点反应的。”
  
  菠萝吹雪抚上橙留香的面颊,触碰着明明在六月天却都让人感到寒冷的温度:“橙留香,你说,七色彩莲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能让你睁眼再看看我呢?”
  
  “橙留香,他们说你……但我不相信啊,为什么我们都还活着,唯独就你变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
  
  “你可是我们之中最厉害的啊,是我们中正义感最强的一个啊,带着我们走向胜利的那个人啊。”
  
  “七年了,水果世界的人民都快把当年的事忘的差不多了,我为什么忘不掉你呢。”
  
  菠萝吹雪的泪顺着指缝流下,滴落在了橙留香的脸上,给橙留香的面颊带上了一些温度。
  
  “对不起,”菠萝吹雪抹去了橙留香脸上的泪痕,“别哭。”
  
  窗外的陆小果和花如意偷偷地看着菠萝吹雪。
  
  “小果哥,你说菠萝吹雪这么聪明,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啊,橙留香他……明明早就……”花如意皱起了眉。
  
  “从他拒绝让橙留香下葬,把橙留香的尸体带到这里,我才发现,他们早就不一样了,”陆小果盯着里面的情景,“从他们和子怡诗诗分手的那一刻,他们就明白了,可惜,那时候马上就要大战了。”
  
  “哦,小果哥,你好聪明呀,”花如意点点头,头上的葡萄叶装饰品跟着花如意的幅度可爱的摆动,“那我们还要不要听师父的等菠萝吹雪走的时候把橙留香带走啊。”
  
  “菠萝吹雪会疯的,我们回去吧,就跟果姥说,我们没看到。”陆小果拉起花如意的手。
  
  “好的,小果哥。”
  
  两人离开了。
  
  菠萝吹雪头靠在橙留香的旁边,在酒精的作用下睡了过去。脸上恬淡而安逸的表情,说明了梦境中的内容是橙留香和他的相逢。
 
  这是正教战胜歪教的第七年,除了死去的橙留香之外,岁月静好。

评论

热度(38)